土地登記規則

《第 39 條》

【公布日期文號】
內政部100年3月4日內授中辦地字第1000723954號函

【要  旨】
經第一審法院選定為監護人,於抗告程序中除經抗告法院裁定停止原裁定之執行外,監護人應依法執行法定代理人職務

【內  容】


【公布日期文號】
內政部98年7月14日內授中辦地字第0980046530號函

【要  旨】
無行為能力之未成年子女純獲法律上之利益,受贈父或母之不動產,父母之一方復不能行使代理權時,該贈與得不受民法第106條禁止自己代理規定之限制

【內  容】
一、按民法第106條關於禁止自己代理及雙方代理之規定,旨在防止自己或第三人與本人間之利益衝突,且於意定代理及法定代理均有其適用。惟為貫徹民法保護未成年人之精神,於無行為能力人純獲法律上之利益之情形,既不發生利害衝突,似宜對民法第106條規定之適用範圍再做目的性之限縮,承認「純獲法律上之利益者」亦屬「自己代理」之例外,不必加以禁止 (法務部85年4月16日85法律決第08801號函參照)。
二、參照上開法務部之見解,關於無行為能力之未成年子女受贈父或母之不動產,於父母之另一方不能行使法定同意權時,倘經法定代理人(贈與人)切結其贈與係無負擔,無行為能力子女純獲法律上利益者,由贈與人代理受贈之無行為能力子女會同於契約書內簽名或蓋章後,登記機關得予受理登記。


【公布日期文號】
內政部97年8月11日內授中辦地字第0970049929號函

【要  旨】
父或母與未成年子女申辦遺產協議分割時,有民法第106條禁止代理之情形,應依民法第1086條第2項規定辦理

【內  容】
查96年5月23日總統公布增訂民法第1086條第2項規定:「父母之行為與未成年子女之利益相反,依法不得代理時,法院得依父母、未成年子女、主管機關、社會福利機構或其他利害關係人之聲請或依職權,為子女選任特別代理人。」,該條修正說明第二項所定「依法不得代理」係採廣義,包括民法第106條禁止自己代理及雙方代理之情形,以及其他一切因利益衝突,法律上禁止代理之情形。是父或母與未成年子女申辦遺產協議分割時,倘有民法第106條所定禁止代理之情形,自應依民法第1086條第2項規定辦理。


【公布日期文號】
內政部94年6月3日內授中辦地字第0940046842號函

【要  旨】
未成年人或禁治產人之法定監護人為父母、祖父母,其與未成年人或禁治產人同為繼承人而協議分割遺產,縱分割後該未成年人或禁治產人取得之持分與應繼分之比例相同時,仍應受民法第106條之限制

【內  容】
按「『代理人非經本人之許諾,不得為本人與自己之法律行為,亦不得既為第三人之代理人,而為本人與第三人之法律行為。但其法律行為,係專履行債務者,不在此限。』民法第106條定有明文,上開禁止自己代理之規定,其規範目的乃為避免利益衝突,防範代理人厚己薄人,失其公正立場,以保護本人之利益,尤其在本人為未成年人之情形下,更應考量民法保護未成年人之基本思想。因此,例外不適用禁止自己代理規定者,認有經本人許諾、其法律行為係專為履行債務者(法定代理人履行其對未成年人之扶養義務)及無行為能力人純獲法律上利益等(參照王澤鑑著,民法實例研習─民法總則,13版,第368頁及最高法院59年臺上字第4401號判決意旨)。準此,本件協議分割遺產分割後,該未成年人或禁治產人取得之持分(按不動產)與應繼分之比例雖相同,然實際分得部分是否確實有利於該未成年人或禁治產人?且協議分割遺產之性質尚非屬上開所列禁止自己代理之例外情形,實務上雖有採肯定見解者(臺灣高等法院花蓮分院91年家抗字第4號),惟亦有認為仍應類推適用民法第1094條之規定,請當事人另行依順序選任同條第1至5款之人為未成年人之代理人,以維未成年子女之利益(司法院88年5月第8期公証實務研究會意見參照),職故,為貫徹保護未成年人之利益,本件仍應受民法第106條規定之限制。」為法務部上開函所明釋,本案未成年人或禁治產人之法定監護人為父母、祖父母,其與未成年人或禁治產人同為繼承人而協議分割遺產,而分割後該未成年人或禁治產人取得之持分與應繼分之比例相同時,仍應受民法第106條之限制。


【公布日期文號】
內政部92年4月9日內授中辦地字第0920004814號函

【要  旨】
限制行為能力人受贈不動產,如經贈與人切結,贈與係無負擔,受贈人乃純獲法律上之利益者,得以自己之名義為受贈之意思表示,毋須得其法定代理人之同意及代為意思表示

【內  容】
一、查類似案例前經法務部以81年9月5日法81律13341號函釋以:「按民法第77條規定:『限制行為能力人為意思表示及受意思表示,應得法定代理人之允許。但純獲法律上之利益或依其年齡及身分,日常生活所必需者,不在此限』。本件土地所有權人將其土地贈與其未成年子女,如其未成年子女已滿七歲,且其贈與係無負擔而為純獲法律上利益者,自得由其未成年子女以自己之名義為受贈之意思表示,毋須得其法定代理人之同意,亦毋須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為意思表示,故似不發生民法第106條雙方代理之問題。」,是如經法定代理人(贈與人)切結,本案贈與係無負擔,未成年子女(受贈人)乃純獲法律上之利益者,得由其未成年子女以自己之名義為受贈之意思表示,毋須得其法定代理人之同意,亦毋須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為意思表示予以受理登記。
二、另民法第860條規定:「稱抵押權者,謂對於債務人或第三人不移轉占有而供擔保之不動產,得就其賣得價金受清償之權。」,是抵押權係為擔保物權,抵押權人對於抵押物,僅得就其賣得價金受清償之權,而無權要求抵押物之繼受人亦承擔其債權,故土地所有權人將其土地贈與其未成年子女,該贈與標的雖已設定有抵押權,惟在解釋上仍應認為係純獲法律上之利益,蓋受贈人雖應容忍債權人對於抵押物為強制執行,但並不因而負任何法律上之義務,受有法律上之不利益(王澤鑑著「民法學說與判例研究」第43頁參照),併予說明。
(按:民法第860條已修正)


【公布日期文號】
內政部88年8月16日台內地字第8881881號函

【要  旨】
限制行為能力之未成年人辦理不動產權利取得登記,應由父母共同行使權利或負擔義務

【內  容】
按「對於未成年子女之權利義務,除法律另有規定外,由父母共同行使或負擔之。」為民法第1089條第1項之規定,又民法第77條規定「限制行為能力人為意思表示及受意思表示,應得法定代理人之允許。但純獲法律上之利益或依其年齡及身分,日常生活所必需者,不在此限。」此所稱「純獲法律上之利益」,係指在同一行為中,限制行為能力人單純享有法律上之利益,而不負擔任何法律上之義務而言。有關限制行為能力之未成年人辦理不動產權利取得登記,是否符合上開民法第77條但書規定,因權利取得之原因或為買賣,或為贈與,或為繼承等等,不一而足,尚難一體認定其均無需負擔任何義務而單純享有利益,是故父母代理其未成年子女申辦不動產權利取得登記,仍請依本部87年11月23日台內地字第8712256號函釋規定辦理。


【公布日期文號】
內政部88年7月1日台內地字第8806855號函

【要  旨】
未繼承不動產之未成年子女,其法定代理人於代理其協議分割遺產時,仍需切結確為其利益處分

【內  容】
一、按「繼承人有數人時,在分割遺產前,各繼承人對於遺產全部為公同共有。」、「繼承人得隨時請求分割遺產。但法律另有規定或契約另有訂定者,不在此限。」分為民法第1151條、第1164條之規定,又最高法院54年台上字第2664號著有判例略謂「民法第1164條所指之分割,非不得由各繼承人依協議方法為之。」復按司法院秘書長79年6月20日秘台廳(一)字第01680號函:「將公同共有物之公同共有權利變更為分別共有,雖亦為消滅公同共有關係之原因,但並非分割共有物,而係分割以外之處分行為,……」故繼承人將公同共有之遺產變更為分別共有或分割繼承為單獨所有,均屬處分行為。
二、次查「未成年子女因繼承、贈與或其他無償取得之財產為其特有財產」、「父母對於未成年子女之特有財產,有使用、收益之權,但非為子女之利益不得處分之。」分為民法第1087條及第1088條第2項之規定,本部為執行民法第1088條第2項但書規定及兼顧登記實務作業之考量,爰以土地登記規則第39條第1項規定「法定代理人處分未成年子女或……所有之土地,申請登記時,應於登記申請書適當欄記明確為其利益處分並簽名或蓋章。」綜此,未繼承不動產之未成年子女,其法定代理人於代理其未成年子女申辦遺產分割繼承登記,仍需依該規則第39條規定,於登記申請書適當欄或其他證明文件切結確為其未成年子女利益處分並簽名或蓋章。


【公布日期文號】
內政部88年2月10日台內地字第8802864號函

【要  旨】
父母代理未成年子女辦理不動產贈與登記,其一方因受民法第106條規定禁止自己代理致不能行使權利時,得由他方行使之

【內  容】
查「父母對於未成年子女之特有財產,有使用、收益之權。但非為子女之利益,不得處分之。」為民法第1088條第2項所明定。但父母處分其未成年子女之不動產,是否為該子女之利益,非登記機關所能審認,故土地登記規則第39條規定:「父母處分其未成年子女所有土地,申請登記時,應於申請書適當欄記明確為該子女之利益處分之事由並簽名或蓋章。」又民法第1089條第1、2項規定「對於未成年子女之權利義務,除法律另有規定外,由父母共同行使或負擔之。父母之一方不能行使權利時,由他方行使之。父母不能共同負擔義務時,由有能力者負擔之。」準此,本案關於顏ΟΟ君代理蔡ΟΟ辦理台北市文山區ΟΟ段Ο小段ΟΟΟ地號等4筆土地及ΟΟΟΟ建號建物贈與登記案,以該贈與人既為未成年人,其所為贈與契約行為,應由父母共同行使為原則,其申辦贈與移轉登記應由父母雙方會同簽名或蓋章後,地政機關始予受理(本部87年11月23日台內地字第8712256號函參照),惟本案贈與人之母(受贈人)為契約相對人且該贈與人(未成年)不能自為有效許諾行為,以父母雙方共同行使代理權有違民法第106條禁止自己代理之規定,貴處擬由其父依上開民法第1089條規定,由贈與人之父單獨行使法定代理權並於登記申請書適當欄記明確為其未成年子女利益處分並簽名或蓋章即可受理登記之意見,核屬可行,同意照辦。


【公布日期文號】
內政部87年11月23日台內地字第8712256號函

【要  旨】
未成年子女申辦不動產登記除法令另有規定外,應由父母共同行使權利或負擔義務

【內  容】
一、按85年9月25日修正公布之民法第1089條第1項規定「對於未成年子女之權利義務,除法律另有規定外,由父母共同行使或負擔之,父母之一方不能行使權利時,由他方行使之。父母不能共同負擔義務時,由有能力者負擔之。」,其立法精神旨在規定父母對於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之行使或負擔應以共同行使為原則,是本案有關林○○代理賴○○等3人申辦台中市南屯區○○段○○地號土地及○○建號建物抵押權內容變更登記,同意 貴處所擬意見,由父母雙方會同簽名或蓋章後,地政機關始予受理。惟倘其父母對未成年子女之權利義務行使意思不一時,仍應依同法條第2項「父母對於未成年子女重大事項權利之行使意思不一致時,得請求法院依子女之最佳利益酌定之。」規定辦理。
二、本部76年9月8日台內地字第531204號函應予停止適用。


【公布日期文號】
內政部87年5月28日台內地字第8782219號函

【要  旨】
夫妻離婚者,對於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之行使或負擔,依協議由一方或雙方共同任之

【內  容】
查民法親屬篇第1051條及第1055條業於85年9月25日經總統公布分別刪除及修正,規定夫妻離婚者,對於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之行使或負擔,依協議由一方或雙方共同任之。未為協議或協議不成者,法院得依夫妻之一方、主管機關、社會福利機構或其他利害關係人之請求或依職權酌定之……。本部51年11月13日台內地字第97462號函(載本部編印85年版地政法令彙編第1273頁)以:「……故夫妻離婚後原則上以夫為未成年子女法定代理人……」係依民法修正前上開條文所為之核釋,與現行民法規定未合,應自該法修正公布生效日起不再適用。


【公布日期文號】
內政部86年12月3日台內地字第8610853號函

【要  旨】
未成年子女之生母能否行使法定代理權,不以生母是否再嫁或與該未成年子女同住為認定之唯一標準,應依個案審認之

【內  容】
一、案經函准法務部86年10月22日法律決字第036125號函略以:「依最高法院62年台上字第415號判例意旨:『所謂父母之一方不能行使對於未成年子女之權利,兼指法律上及事實上不能而言。至於行使有困難(例如自己上班工作無暇管教,子女尚幼須僱請傭人照顧等)則非所謂不能行使。』觀之,是否不能行使負擔監護權利義務或行使有困難,均須就個案具體認定之,不以生母是否再嫁或與該未成年子女同住為認定之唯一標準。」本部同意上開法務部意見。本案未成年子女之生母能否行使法定代理權,請依上開法務部函意旨本於職權就具體個案審認之。
二、本部73年8月2日台內地字第248913號函見解,因與說明二意旨不合,應予停止適用。


【公布日期文號】
內政部85年4月28日台內地字第8504614號函

【要  旨】
未成年子女之父或母,基於贈與之意思,使其未成年子女同為數區分所有建物之所有權人,進而代理該數未成年子女就區分所有建物共同使用部分訂定分配協議書,無違反民法第106條禁止雙方代理之規定

【內  容】
一、按經函准法務部85年4月16日法律決08801號函略以:「按民法第106條規定:代理人,非經本人之許諾,不得為本人與自己之法律行為,亦不得既為第三人之代理人,而為本人與第三人之法律行為。但其法律行為,係專履行債務者,不在此限。」上開關於禁止自己代理及雙方代理之規定,旨在防止自己或第三人與本人間之利益衝突,且於意定代理及法定代理均有其適用(最高法院65年台上字第840號判例參照),前經本部84年5月27日法律決字第12144號函復 貴部在案。惟為貫徹民法保護未成年人之精神,於無行為能力人純獲法律上利益之情形,既不發生利害衝突,似宜對民法第106條規定之適用範圍再做目的性限縮,承認「純獲法律上之利益者」亦屬「自己代理」之例外,不必加以禁止(王澤鑑著「民法總則」第367頁至第369頁、及「民法與學說判例之研究第4冊」第51頁至第53頁參照)。本件依來函所述,倘父或母對於未成年子女贈與不動產,致使該未成年子女「純獲法律上之利益」,既不發生利害衝突,似宜認其不受禁止雙方代理之限制,惟其如非使未成年子女「純獲法律上之利益」,則本部上開函釋仍有其適用,併此說明。」
二、本部同意上開法務部意見。是以關於為未成年子女法定代理人之父或母,於申辦建物所有權第一次登記時,將所購置數區分所有建物除登記為自己名義外,以基於未附負擔贈與之意思,登記予數未成年子女,使同為數區分所有建物之所有權人,並同時代理該數未成年子女就區分所有建物共同使用部分訂定分配協議書者,因係使該未成年子女「純獲法律上利益」,既不發生利害衝突,故應認其不受民法第106條禁止雙方代理之限制,惟其如非使未成年子女『純獲法律上利益』,則仍有上開民法規定之適用,以保護未成年子女之利益。


【公布日期文號】
內政部83年12月5日台內地字第8314979號函

【要  旨】
已拋棄繼承權之母代理其二名未成年子女間訂立遺產分割協議書,有違民法第106條禁止雙方代理之規定

【內  容】
案經本部函准法務部83年11月22日法(83)律決25605函略以:「按民法第106條規定:『代理人,非經本人之許諾,不得為本人與自己之法律行為,亦不得既為第三人之代理人,而為本人與第三人之法律行為。但其法律行為,係專履行債務者,不在此限。』上開關於禁止自己代理及雙方代理之規定,旨在防止自己或第三人與本人間之利益衝突(本條文立法理由參照),且於意定代理及法定代理均有其適用(最高法院65年台上字第840號判例參照)。惟經本人許諾得自己代理或雙方代理之法律行為,以意定代理為限,法定代理不在適用之列(鄭玉波著「民法總則」第300頁、施啟揚著「民法總則」第292頁、第293頁參照)。本件依來函所述,被繼承人劉君於82年7月21日死亡,其配偶於拋棄繼承權後,代理未成年之子女某甲、某乙等二人訂立遺產分割協議書,且無其他繼承人參與之情形,依上所述,似有違民法第106條禁止雙方代理之規定。」本部同意上開法務部意見。


【公布日期文號】
內政部82年4月22日台內地字第8205103號函

【要  旨】
業已拋棄繼承權之未成年子女之父代理渠三名未成年子女與其他繼承人訂立遺產分割協議書無民法第106條有關雙方代理之問題

【內  容】
一、案經函准法務部82年4月12日法律06834號函:「按民法第1175條規定:『繼承之拋棄,溯及於繼承開始時發生效力。』故拋棄繼承權之人,自繼承開始即非繼承人,而就繼承標的之遺產除民法第1176條之1所定之管理外,不發生任何關係。又民法第106條禁止自己代理及雙方代理之規定,旨在防止自己與本人、第三人間之利益衝突。本件原繼承人即未成年子女之父業已拋棄繼承,則其代理該三名未成年人與其他繼承人協議分割遺產,似無自己代理或雙方代理之問題。」
二、本部同意上開法務部意見。


【公布日期文號】
內政部81年6月19日台內地字第8187325號函

【要  旨】
法定代理人代未成年子女與自己訂立贈與契約書,受贈未成年子女之不動產,有違民法第106條禁止自己代理之規定

【內  容】
按「父母對於未成年子女之特有財產,有使用收益之權。但非為子女之利益,不得處分之。」為民法第1088條第2項所明定。但父母處分其未成年子女之不動產,是否為該子女之利益,非登記機關所能審認。故土地登記規則第34條規定:「父母處分其未成年子女所有土地,申請登記時,應於申請書適當欄記明確為該子女之利益處分之事由並簽名或蓋章。」,惟法定代理人代未成年子女與自己訂立贈與契約書,受贈未成年子女之不動產,因有違民法第106條禁止自己代理之規定,縱於申請書上記明上開註記,亦不得受理。
(按:原土地登記規則第34條修正後為第39條)


【公布日期文號】
內政部75年3月24日台內地字第394434號函

【要  旨】
民法繼承編修正後,未成年子女拋棄繼承權申請登記,父母無須於申請書記明確為子女利益處分之事由

【內  容】
查民法繼承編修正後,有關繼承權之拋棄係由法院裁定,本部74年12月19日台內地字第372465號函已有明釋,如父母代為或同意未成年子女以書面向法院為繼承權之拋棄後,申請人持憑法院裁定拋棄書申辦繼承登記,應無庸再依土地登記規則第34條規定,由父母於申請書適當欄記明確為該子女之利益處分之事由並簽名或蓋章。
(按:原土地登記規則第34條修正後為第39條)


【公布日期文號】
內政部65年1月8日台內地字第662602號函

【要  旨】
限制行為能力人得經法定代理人之允許將其土地出售與其母

【內  容】
限制行為能力人將其土地出售與其母之法律行為,如已得法定代理人(其父)之允許,依民法第77條之規定,地政機關可准辦理移轉登記。


【公布日期文號】
內政部53年10月28日台內地字第156579號函

【要  旨】
未成年之未婚母親,依法仍為限制行為能力人

【內  容】
一、案准司法行政部53年10月15台函民字第5640號函:「按父母為其未成年子女之法定代理人固為民法第1086條所明定,惟須其父母係有行為能力者始足當之,本件申請人之母生於民國34年1月14日,迄今尚未滿20歲,又未經合法結婚,依法仍為限制行為能力人,揆諸上揭說明,自不得為申請人之法定代理人,而依戶籍謄本記載乃父不詳,亦無從以乃父為法定代理人,核係同法第1091條所定父母均不能行使負擔對於其未成年子女之權利義務之情形,似應依同法第1094條第1款規定以與其同居之祖父為其監護人,並依同法第1098條規定為其法定代理人,本件土地買賣應由同居之祖父代其為意思表示,並代受意思表示。」
二、本部同意上開司法行政部意見。